两江新区官网 > 新闻频道 > 两江要闻 > 正文
31省一季度“财报”看什么

    

    在国家统计局公布一季度经济运行整体情况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也纷纷晒出了自己的一季度成绩单。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部分能源产业传统优势明显的地区经济普遍回暖,而在楼市调控因城施策效果初现的背景下,房地产投资两极分化也在逐渐缩小。此外,作为首个承认统计数据造假的省份,经过一年的“挤水分”统计改革,辽宁今年一季度经济总量相较去年同期减少超1000亿元。

    逾七成增速超全国

    整体来看,一季度全国多地区经济运行普遍向好,经济总量方面,广东、江苏、山东、浙江依旧稳居前四位,其中领跑的广东一季度GDP总量达1.94万亿元,逼近2万亿元大关,而浙江GDP总量为1.06万亿元,首次进入“万亿俱乐部”。

    而从经济增速看,有22个省市赶超了6.9%的全国增速,占比超过七成,且“西高东低”的态势依然明显,位于中西部地区的西藏、重庆和贵州GDP涨幅均超过10%,分别为11%、10.5%、10.2%,排名全国前三。相较之下,传统经济强市北京和上海经济增速为6.9%和6.8%,与全国增速基本持平。对此,有分析认为,北京、上海与西部地区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西藏、贵州经济底子薄、基数小,经过努力能够实现较快增速,而北京等地经济基础已经积累到一定水平,想继续维持高速增长确实难度不小。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绿色城市研究所副所长徐辉则表示,近年来我国针对中西部地区的政策倾斜继续加码,中西部铁路、公路、水运等重大基础性工程获得了持续投入,这不仅带动了上述地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直接传导到了实体经济端。

    房地产拉动GDP地位未变

    一直以来,房地产都是我国经济的传统增长极,但有分析指出,在近期消费迅猛增长的背景下,房地产拉动作用似乎被削弱,但无论是国家还是多地区的数据,都否认了这一判断。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达1.9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1%,再度刷新了2015年3月以来的最高增速,相较之下,多省市房地产市场的表现也不遑多让。

    “其实从全国以及各省市的数据不难看出,目前房地产作为拉动GDP主导力量的地位依旧没有改变”,首经贸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及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随着一系列调控政策加码,一线城市楼市出现了明显的降温,三四线城市则吸引到了更多开发商的关注。不过考虑到一些地区财政收入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且大量的保值增值需求也支撑了投资热度,今后全国和重点城市的房地产投资增速仍将保持高位。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则指出,从一季度房地产表现来看,去年的调控政策还未达到调整市场预期的效果,交易量、投资量仍然在上扬,“当前泡沫预期加大,资金流量也发生一些变化,政府因此加大了控制力度,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一二线城市楼市交易量应该会出现明显变化,到今年二三季度投资量也可能随之下降”。

    能源大省经济回暖

    在一季度各省市公布的成绩单中,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能源大省表现亮眼,经济运行出现了明显回暖。其中,黑龙江GDP同比增长6.1%,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个百分点,是2014年以来同期最好水平。此外,煤炭大省山西GDP同比增长6.1%,增速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别加快3.1个、1.6个百分点。

    对此,有业内专家分析称,过去几年能源价格下滑幅度较大,以能源重化产业为主的省份经济也面临着很大的下行压力。不过从去年开始,能源价格触底反弹,这些省份的经济也出现了明显回暖。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王军看来,工业制品及其上游原材料价格回升,是拉动多个能源大省一季度经济向上的主要原因。“去年一季度正好是工业制品及原材料价格的低潮期,今年初以来价格上涨、利润增长明显,同比增速也相对可观,而且受价格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市场需求也有所恢复,使得能源产业占优势的省区经济反弹。”

    对于未来黑龙江、内蒙古等省份经济增长的态势,王军持保守态度,他认为,能源大省经济能否继续回暖,取决于下阶段工业品补库存情况。“随着价格回落和市场预期的变化, 4月部分工业品价格已经开始回落,而且下游终端需求并不如预期旺盛,如果这一状态持续,下阶段上述省份经济回暖空间将逐渐收窄”,王军建议,经济结构较为倚重能源的地区,应在尽量维持传统产能功能的同时,利用好经济回暖契机,尽可能培养新动能、寻找经济增长新方向。

    辽宁挤水分超千亿元

    在年初的省两会期间首次承认统计数据曾“注水”之后,辽宁近期的经济数据颇为引人关注。4月28日,辽宁省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为4574.7亿元,同比增长2.4%,尽管这一增速依旧在全国垫底,但增幅在去年连续四个季度的负增长后首次实现单季正增长。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辽宁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总量为5647.1亿元,经过今年一系列的挤水分经济总量为4574.7亿元,减少了超过1000亿元。“虽然其中的‘水分’比例难以估计,但辽宁省一季度GDP总量减少肯定与承认造假后一系列‘挤水分’改革有关”,王军直言。

    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表示,近几年,辽宁省调整经济结构,从过度依赖钢铁、石化等传统行业,逐渐转变为重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并驾齐驱发展,机器人产业、轨道交通产业、通航产业、互联网经济等领域发展速度较快,尽管体量还没有大到改变经济结构,但已经成为一种发展趋势。

    在梁启东看来,目前辽宁经济发展还存在轻工业不足、消费品工业欠缺、新兴服务业落后等三大短板,而这些领域也是未来有效投资应跟进的重点。王军则认为,短期内辽宁经济难有明显改观,“作为一个重化工业集聚区,辽宁今后应朝着轻型化方向转型,整个经济体系由重转轻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张畅 实习记者 高崇芮/文 代小杰/制表

北京商报
图览两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