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两江新区官网> 自贸区频道> 图片新闻 > 正文
这次重庆在中新项目加持下,距国际金融中心有多远?

2018年09月21日 11:36 来源:重庆马路社

    

    重庆将以中新金融峰会举办的契机补齐金融业存在的短板,加快功能性金融中心建设,使之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及西部大开发。

    金融业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建成金融业发达的金融中心,是一座城市经济成熟的重要标志。近年来,国内不少城市都竞相制定建设金融中心的目标,并为之全力以赴。

    1、重庆金融中心定位

    一般说来金融中心共有四类。一是行政总部集聚型的金融中心,例如北京,因为是首都聚集了大量国际国内各类金融机构的总部;二是要素市场集聚型金融中心,如上海,就聚集了股票市场、外汇市场、期货市场、黄金市场等各类国家级的要素市场;第三类是结算型金融中心,例如新加坡,一年有1万多亿美元的金融结算额;第四类则是综合类金融中心,例如纽约、伦敦、香港。

    重庆要建设金融中心,应当是以上哪类呢?重庆“十三五规划”给出了答案,即确定了以新加坡为蓝本,建设“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的战略目标。规划明确,到2020年,重庆金融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1%以上,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更为显著,金融业资产规模达到7万亿元左右,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建设取得显著进展。

    在金融结算功能上,重庆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第一是着力推进离岸金融结算;第二是着力推进以信用卡结算为重点的消费类金融结算;第三是着力推进要素市场结算;第四是着力推进跨境人民币结算;第五是着力推动大数据背景下的对冲结算。

    野村亚洲投资银行部的一份报告亦指出,以结算为主体的金融中心,这一定位符合重庆的产业结构,更实现了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差异化竞争。行政总部型、要素集聚型两类金融中心主要靠政策、国家意志配置资源,而结算型金融中心,虽然也需要政策支撑,但更多地由市场来主导,而且不受地域空间的限制。

    21世纪经济报道直言,重庆功能性金融中心的定位,使重庆在金融中心的竞争中找到了一个区别于四川、贵州的突破口。

    2、重庆建设一流金融中心的优势

    按照普遍的观点,物流的中心一定是资金流的中心,资金流的中心一定是金融的中心。放眼全球,绝大部分国际金融中心都是从贸易中心衍生出来的,威尼斯、阿姆斯特丹、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东京、上海都概莫例外。

    纵观重庆,近年来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已构建起三条骨干国际贸易大通道,初步形成了“Y”型通江达海的开放格局,向东,利用长江黄金水道和沿江铁路,在融入长江经济带的同时,还通过上海、宁波等出海口与全球市场联通;向西,以中欧班列(重庆)为载体,融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培育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中新南向通道。不仅如此,重庆外贸进出口总额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中西部前列。这些为重庆建设成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提供了保证。

    我们这里以重庆咖啡交易中心为例进行说明。2016年6月16日,由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有限与云南后谷咖啡牵头发起,9家企业共同出资组建的重庆咖啡交易中心正式成立。

    虽然重庆本土不产一粒咖啡豆,但建设咖啡交易中心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拥有四个国家一类口岸的重庆,一方面通过已经成型的东盟国际公路、中新南向通道等国际物流大通道,联通了占世界咖啡产量三分之一的东南亚地区和国内咖啡主要种植基地云南省,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中欧班列(重庆)直达当下咖啡主要消费市场的欧洲腹地。

    据悉,重庆咖啡交易中心的建立还为国内咖啡主产地争取到更多话语权和定价权。国内的咖啡生产厂家通过交易中心解决信息不对称、价格话语权弱、缺乏推广平台等问题,增收效果明显。如今,咖啡交易中心发挥对咖啡贸易的物流和金融支持,以重庆为核心,将云南以及东南亚、南亚等亚洲主要咖啡产区和欧洲市场紧密连接,成为咖啡物流的重要集散地。目前与200多个国内外咖啡企业已达成了合作意向。法国路易达孚、德国纽曼、日本伊藤忠等国际知名咖啡贸易企业已与交易中心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2017年,重庆咖啡交易中心交易金额达到97.69亿元,并成为国内唯一具有金融结算功能的咖啡电子交易平台。事实上,建设中的西部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也是由物流中心派生出来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西北拥有丰富的煤炭、稀有金属和有色金属等资源,是中国主要的矿产资源聚集地之一,但过去受制于缺乏南向的便捷通道,严重制约了西北资源在国内市场上充分调配。

    去年9月29日,作为连接西北、西南最便捷、快速的通道,兰渝铁路全线开通后,西北与西南交通运输瓶颈将随之打破,这将大幅提高西北矿产资源在南方尤其是西南的竞争力。

    基于此,去年6月22日,由陕西联合重庆打造的西部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在全国内河最大多联式枢纽港—重庆果园港启动建设。该市场主要服务西北、西南地区,交易品种包括铁矿石、煤炭、钢铁等大宗商品,交易方式以现货交易为主,配套物流、保税、金融、期货交割等服务。先期规划为年交易量2500万吨,预计到“十三五”末期年交易量将达5000万吨。

    因此,我们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今年8月27日至9月4日,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率重庆市政府代表团访问新加坡、越南,并赴香港特别行政区,开展经贸文化交流活动,既是可以视为推动中新南向通道建设,还可以视为助力重庆金融中心的发展。

    在被问及重庆该如何建立功能性金融中心时,不少专家、学者都一致认为中新(重庆)项目将是一个重要的筹码。

    重庆学者杨继瑞表示,重庆的金融中心应与北京、上海有差别化发展,利用中新重庆项目的优势,向新加坡学习,成为结算型的金融中心。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也认为,可以利用重庆和新加坡建设第三个中新项目的机会,对接新加坡试点跨境结算业务,推动重庆借鉴新加坡金融业先进经验,探索金融创新,促进境外投资便利化。

    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重庆通过与它的学习,可以大幅提高自身的结算能力。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12月30日,针对惠普收支、结算“全球化”的特点及需求,重庆外管部等部门大力支持推动惠普在渝设立了亚太结算中心。而这个离岸金融结算中心就是效仿新加坡,包括结算方式、框架、原理以及税务成本都和新加坡基本一致。

    2015年11月7日,中新两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落户重庆,涉及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信息通信四大重点领域。伴随着中新(重庆)项目的落地,重庆功能性金融中心建设也将迎来重大利好。

    尽管如此,中新(重庆)项目运行近三年来,重庆金融业面临的问题依旧不少,包括缺少全国性总部和国家级金融市场,在区域乃至全国具备重要影响力的机构、市场和产品不多等。在全国金融中心排名上,还落后于杭州、成都、天津、南京等城市。

    因此,这个背景下,将于11月1-2日举办的首届中新金融峰会就具有特殊意义。据悉,该峰会是中新两国政府部门首次联合举办国际化金融峰会。峰会将邀请来自中国、新加坡以及东盟国家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企业负责人等共计约400人参会,共商发展大计。

    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吴恒表示,中新金融国际峰会将每年常态化召开,持续打造中国西部与东盟国家金融创新和对接交流的国际性窗口、对“一带一路”资金融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化互动交流平台。而重庆将以此为契机补齐金融业存在的短板,加快功能性金融中心建设,使之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及西部大开发。

编辑:谢力
中国 ● 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管委会 地址:重庆渝北区金渝大道金山大厦招商电话:8623-67573888 8623-67573997
渝ICP备15010887  |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1334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  主办: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管委会
主办:重庆两江新区党工委管委会
执行:两江新区宣传部(文明办)